首页  >   迁安新闻  >  正文

“无影灯下的生命保护神”

  伴随着自然界万物萌动,一则令人振奋的消息在我市卫计系统不胫而走——在不久前于湖南长沙举行的“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疼痛学专业委员会第三届疼痛医学学术年会”上,我市第二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师杜宁,在全国众多委员中脱颖而出,当选为第一届疼痛学专业委员会运动康复专家委员会委员,成为我市在国家级疼痛学会任专家委员的第一人。

  杜宁今年45岁,医学硕士,唐山市青联委员。1996年进入市第二医院麻醉科至今已22个年头。从医路上,每每当他在把一个个垂危的生命从死亡线上拉回时,无不在心底体会到了医生这份职业的伟大与崇高,让他更加坚定了当初的选择,并且笃定前行。

  甘当“幕后”英雄

  或许在许多人看来,麻醉医生的工作很简单,似乎就是“打一针睡一觉”了事。实际上,从患者进入手术室,第一个进入临战状态的就是麻醉师,从注入麻醉药开始,他们要寸步不离守护在患者身边,全程监护,直到患者术后从麻醉状态醒过来时,麻醉医生方安心离去。基于此,业内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开刀去病,麻醉保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麻醉医生才是“无影灯下的生命保护神”。

  在很多医科学子眼中,拿手术刀做外科医生是理所当然的首选,特别是进入一家大型综合医院更是如此。杜宁所学的是临床医学专业,他本可以选择手科、创伤科等临床科室,成为一名主刀医生。可他出乎大家的意料,却偏偏选择了麻醉科。

  这一不同寻常的选择,源于他的老师曾说过的一句话:“能够最大限度抢救患者生命的是麻醉医生。”以至于在历经了许久之后,这句话依然如锛凿斧刻般镶嵌在脑海。特别是在实习期间,耳濡目染一幕幕生离死别的揪心场景,促使杜宁更加坚定一个信念:要尽力拯救更多的生命。于是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做“幕后”英雄。

  在杜宁的记忆中,一位90多岁的患者让他记忆尤深。在经过医生诊断后,患者需要进行全髋关节置换术。难题在于,患有心绞痛、脑梗塞、肾功能不全以及帕金森等病症,麻醉可谓是挑战“麻醉禁忌”,风险极大。面对患者家属渴望的眼神,杜宁决定“冲击雷区”!他术前反复推敲患者病情,精心研究可能出现的意外,制定了详细的术中方案。手术当天,患者进入手术室后整个身体不停颤动,大家都认为没有办法进行麻醉。只见杜宁技术娴熟,给予患者少剂量麻药的蛛网膜下腔麻醉,仅用时2分钟,就干净利索地完成了麻醉,监视器上显示患者生命体征平稳,保障了各脏器功能正常,手术得以顺利完成。

  事实上,麻醉医生不单要会使用麻醉药,还要熟练掌控各种心血管活性药物处理术中出现的低血压、高血压、心律失常甚至心跳骤停等突发性情况。手术台上,麻醉医生要时时扫描各种监视数据,观测受术者各项生命体征,在悄无声息中与死神抗争。因此麻醉医生也被称为“外科里面的内科大夫”。一次,在为一位患者行腰麻人工股骨头置换术时,术中患者突然发生不明原因的面色苍白、出冷汗、呼吸困难、咳嗽等症,且抽搐和意识丧失,血压急剧下降、大动脉未触及。此时,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和专业知识,杜宁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骨科患者围手术期严重的并发症——肺栓塞,处置不当将直接威胁患者的生命。于是,杜宁沉着冷静,果断处置:1mg肾上腺素静注,2分钟后又给予1mg肾上腺素静注……最终,患者心脏复跳,心电图也逐渐恢复正常。患者术后第二天拔出气管插管,术后随访各项生命体征均正常。22年来,经杜宁给予的麻醉及抢救的患者不计其数,但医疗差错及事故依然为“零”。

  在医生与患者的天平上

  有人说,当医生就意味着时时处于紧张状态,天天像是“打仗”,麻醉医生尤其如此。

  “22年如一日,有时回到家里,真的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想躺下来歇一会儿。”作为一位麻醉医生的艰辛,只有杜宁自己知道。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是家常便饭,有时一台手术下来十多个小时,医院每年手术2万多台,吃饭不定时甚至吃不上饭是常有的事。有时下班刚到家,衣服都来不及换上,一个紧急电话就又被叫回医院。由于常年高强度、高负荷工作,加上不规律的生活,让杜宁患上了高血压、糖尿病。但他仍然每天加班加点,保证随叫随到。2015年,杜宁患上了尿路结石,剧痛、血尿。但是杜宁知道,有更多的患者在等待着手术的治疗,有更多的家庭正启盼着患者的早日康复。于是,他忍痛利用工作间隙,在科室输点止疼药物,待疼痛减轻后又走进手术室。直到后期出现肾积水才迫不得已走上手术台,先后做了4次手术,每次都是术后两三天就上了班。“其实这就是我们每一位医生的真实写照。病人得以康复,是我们最大的欣慰。”对于自己工作的苦和累,杜宁只是简单一笑。而就是心中的那一份坚守,一份责任,让杜宁在从事救死扶伤的人生道路上,留下坚实的足迹。

  医学探索无终点

  随着麻醉学的发展,麻醉工作涉及整个医院,其中疼痛治疗成为麻醉医生所承担的一项重要工作。

  早在十三年前,杜宁就走进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全国疼痛诊疗中心进修学习,在那里接受到了中科院韩济生院士以及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樊碧发主任新的理念与技术并将其带回到本院。之后只要有机会,他都积极进取不断更新,将所学知识为我所用。他倡导临床上应加强围术期对疼痛的重视。2010年,杜宁所在的市第二医院在我市较早成立了疼痛门诊,并利用一切机会将疼痛医学广为传播。此外,凭借着丰富的临床经验,杜宁还提出了早期失血性休克和及时止血的重要性,迅速控制出血原因以及抢救大出血、失血性休克急救应尽早按1:1:1输注红细胞、血浆和血小板等观点,并在当今最新的临床指南得以证实。他深知,医学技术日新月异,要更好地服务患者,就要敢于攻坚克难,在麻醉领域勇攀高峰。

  作为医院麻醉科唯一的硕士研究生导师,杜宁更注重用自己的所学以及积累的经验,对年轻医生进行传帮带。杜宁经常对科室的年轻医生说,“在通过医学手段延续生命里程的过程中,麻醉就像是一条铺就的跑道,只有跑道平坦,手术才能顺利到达终点。”除此之外,杜宁还担负着对麻醉科医疗、教学、科研、技术培养、理论提高工作的指导,参加和指导危重疑难病例抢救处理,参加指导疑难高风险病例的术前讨论,对手术准备和麻醉方案提出意见并做出决定等工作。

  实践丰富理论,理论指导实践。在不断探索的路上,他先后获河北省科技成果证书8项,其中3项获市级科技进步二等奖,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20余篇,两部专著问世,并被授予河北省“三三三人才工程”第三层次人选。如今,杜宁将视角瞄准了利用中西医结合领域,为在中西医结合疼痛事业方面走出一条中国特色之路而努力前行。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唐山热线 版权所有